• 威尼斯游戏网站
钱学森反对被称为导弹之父

钱学森反对被称为导弹之父

   治学态度

  一向反对被称为“导弹之父”

  他的科学思想至少超前一般人10年,人们对他所讲有许多还不理解

  “钱老的离去,我们都没有想到。他肺部感染,发展比较快,血压下来怎么也上不去,最后心脏不行了。他走得很安详。”钱学森秘书兼学术助手涂元季透露。

   看人不分尊贵卑贱

  从1983年开始做钱学森秘书到现在的涂元季说,作为一名科学家,在钱老心中,从来就是坚持以人为本的,而且他心中的这个“人”是不分尊贵卑贱的。

  在涂元季的记忆中,不管是什么人,只要给钱老写信求教,他一律认真回答,绝不慢待任何一个人。

  1964年,一位远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学院的年轻人郝天护给钱学森写信,指出钱老的一篇力学论文中的一处错误,并提出纠正意见。

  几天后,郝天护收到了钱学森的亲笔回信:“我很感谢您指出我的错误。您应该把您的意见写成一篇几百字的短文,投《力学学报》刊登,帮助大家。”

  钱老的鼓励给郝天护以动力,后来他成为东华大学教授。

   指导论文不署自己名

  钱老反对一切浮躁甚至作假歪风。有人把在钱老指导下发表的论文署上他的名字,涂元季记得,钱老很郑重地给作者写了回信说:“把我的名字放在文章的作者中是不对的,我决不同意,这不是什么客气,科学论文只能署干实活的人。”

  “我只是沧海一粟!”钱老反复强调,原子弹、氢弹、导弹卫星的研究、设计、制造和实验,是几千名科学技术专家通力合作的成果,不是哪一个科学家独创。

  涂元季说,钱老一向反对人家称他为“导弹之父”。

   看到腐败“心急如火”

  钱老一生淡泊名利,在他心中,国为重,家为轻,科学最重,名利最轻。涂元季说,当他看到社会上的腐败现象时,说“真是心急如火”。

  谈到遗憾,涂元季说,最大的遗憾,也许是莫过于人们对他所讲的东西有许多还不理解。因为钱老的科学思想至少超前我们一般人10年。据新华社

  “特定电磁波谱辐射器”(简称TDP治疗器),今天广泛用于医疗、农业、畜牧等领域,能通过红外线照射杀死或抑制癌细胞,神奇的疗效被众多患者称为“神灯”。

  10月31日,我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被誉为“中国航天之父”和“火箭之王”的钱学森因病逝世。科学巨星的陨落,让重庆市科协一级学会特定电磁波谱研究会原理事长吴绍尧陷入无限的哀思。昨日,他展示了一封钱老的亲笔书信,追忆钱老为重庆电磁波谱研究进入世界第一梯队所做的关心和支持。

   重庆医生萌发科研奇想

  今年82岁的吴绍尧老人,是重医附属一院骨科教授。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他在临床医学中,长期接触着大量癌症患者,如何减轻患者的痛苦,成了老人最大的心愿。

  在翻阅了大量资料后,吴老发现红外线对恶性肿瘤的治疗有着明显效果,于是就想制造出一种灯具,通过红外线照射杀死或抑制癌细胞。同时,他还发现,国外的一些医学者也开始涉足该领域。

  老人回忆称,由于他此前长期从事髋关节置换研究,研究伙伴谷荣华(硅酸盐研究所的陶瓷专家)等人对该想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由此,几位志同道合的科研者开始着手研究起来。

  研究像搞地下“核试验”

  “那个时代,因为政治等因素,搞一项研究的阻力太大了。”吴老说,当时所有的研究都不敢公开,只能在地下进行,一些人看见他们进行动物实验,还称他们不学无术在搞地下“核试验”。

  在巨大阻力面前,重庆科研者并没有退缩,并成功研制出少批量TDP灯具,悄悄用于临床医学及畜牧等领域。

  吴老称,TDP的研究,得到了时任重庆硅酸盐研究所所长、全国人大代表(后任市科委副主任)�a文彬的支持,他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一次发言报告中,曾提到了重庆这项科研项目。

  钱老关注助科研大发展

  没想到的是,该项目立即引起了钱学森的极大兴趣和关注。随后,钱老多次安排科研人员与重庆科研者会谈,并给予全方位的支持。

  1981年2月,吴绍尧、谷荣华就《电磁波对人体健康和生物生长的关系》一文,向钱学森汇报了重庆研究的情况。同年3月25日,钱学森亲笔回信,高度赞同这项研究的意义,认为一旦研究成功,将对医学等领域是一个巨大的贡献。

  “国家级科学家都赞赏了,该项研究的黎明顿时到来。”吴老称,很快,原四川政府、重庆市等领导高度重视此项研究,并在当时投资近500万元进行大力研发。

   重庆研究被誉为“神灯”

  在钱老的支持下,TDP的研究进入突飞猛进阶段,全国各地有36所大专院校、41个研究所和几百个医院、农场、牧场的上千名科技人员参与了研究,系统的进行了有关基础和应用方面的研究,开展了一百多项试验,TDP开始广泛运用于医学、农业、畜牧等各领域,神奇的疗效被众多患者称为“神灯”。

  “如果不是钱老的关注,在那个年代,这项研究或许还是‘地下’组织。”吴绍尧老人说,TDP研究通过了四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研究项目,1986年,该项成果获得重庆市重大科技进步一等奖。

  据悉,该项研究还获得了南斯拉夫萨格勒布国际春季博览会发明与革新金奖、比利时布鲁塞尔尤里卡世界发明博览会银质奖,重庆电磁波谱研究率先进入世界第一梯队。记者 黎奎

   遗体告别仪式 暂定于7日举行

  经过一天的准备后,1日,北京中国航天大院内,钱老家中已设立灵堂,约有数百人前往吊唁,冒雪献上花圈花篮。

  灵堂设在约20平方米大小的客厅内,正中间挂着一张钱老微笑的遗像,上方悬挂黑色挽幛,上写“沉痛悼念钱学森同志”九个白色大字,下方摆着数排黄白菊花等。受场地所限,每次同时吊唁的人最多四个。由于钱老家中所设灵堂太小,容不下太多人,很多人只能在楼下远远地看上一眼。

  灵堂两侧靠前位置,各摆着钱老夫人蒋英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花圈和挽联。其中,蒋英及其儿子钱永刚的挽联上分别写着“您永远活在我心中”、“爸永远活在我心中”。

  现场的总装备部人员介绍,从昨天开始几天内,社会公众可以前来吊唁,不用预约,吊唁时间是每天上午8时至11时30分,下午1时30分至5时。但随着慕名而来的群众增多,经家属同意,他们将被分批放行。

  据悉,灵堂将向社会开放6天,遗体告别仪式暂定在11月7日,将在八宝山举行,但最终的方案还需要由有关部门确定再公布。

  据中新社

   人才忧思

  中国目前最缺乏领军帅才

  认为大学学科专业分得太细,应该理工文三者兼收并蓄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从2005年起,病榻上的钱学森多次问前来探望他的温家宝总理。

  昨日,跟随钱老26年之久的秘书兼学术助手、年届七旬的涂元季先生透露,作为科技界的一面旗帜,钱老“成天思考的”“念念不忘的”“忧虑的大问题”,就是中国目前缺乏拔尖的领军人才。

  “他心目中的杰出人才要比一般的专家、院士高出一大截,用他的话说叫‘科技帅才’。”涂元季说,“按钱老的标准,这样的杰出人才不仅要在国内某一领域位居前沿,而且要在全球科技领域让人一提到就竖起大拇指;不仅个人要具备拔尖的学术水平,还要有本事团结一大批人,统领一大批专家攻克重大的科技难关。”

  涂元季透露,钱老说过,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专家、院士,这是了不起的成就。但是社会主义建设要进一步发展,不仅需要有大批的专家,更需要能统帅这些专家攻克重大难关,取得重大创新的帅才。

  在钱学森这位科学巨擘眼中,我们国家怎样才能培养出杰出人才?

  “他的基本观点是,我们的学科专业不能分得太细。”涂元季说,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学习苏联实施教育改革以后,大学学科专业都分得很细。在钱老内心里面,他对苏联那一套不欣赏,他比较欣赏美国的那一套,就是理工结合。“他认为学科分得这么细,培养不出拔尖人才。”

  “理、工、文三者的兼收并蓄,这应该就是钱老心目中培养杰出人才的必由之路吧。”涂元季说。

  据新华社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c/2009-11-03/014116540980s.shtml